专注霆峰的小号

平行人生,知己不必知彼

反攻(也不知道有没有下的上)

陈均平喝多了。
陈均平不能喝酒。
他喝多了的时候会钻桌子,温顺乖巧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冲着人咧嘴一笑,眉眼间带着诱人的天真,和平时那副欠揍的渣样真是天壤之别。
张晓波看着陈均平的朋友扶着他回来的时候拧着眉毛,一脸不满:“手手手,你手放哪儿呢!”
陈均平的朋友满脸不解,看着张晓波,在炮儿爷的怒目而视下才想起来,这——他的手正好搭在陈均平胸上。
朋友想说两个大男人,有什么的。
可是被小炮儿犀利的目光一瞪,吓得什么也不敢说了,脖子一缩,把身上的人扔给张晓波就跑了。
喝醉了的人死沉死沉的,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张晓波身上。
张晓波带着他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,给陈均平扔在了沙发上。
咚的一声,这一下其实摔的蛮重,陈均平被摔醒了,睁眼看张晓波,带着一点酒后的迷蒙,眼眶红红的,看清楚眼前的人,才咧嘴一笑:“炮儿爷。”
张晓波满脸不满,瞪着陈均平:“还认得出来你炮儿爷,不会喝酒的人还学别人在酒桌上谈事情,你是不是傻。”
陈均平好像听不懂张晓波在说什么,歪着头冲他笑:“呵呵呵呵。”
张晓波扶额,跟一个喝高了的人讲什么道理,于是指着他:“你去洗洗,满身酒气,洗不掉今晚不许上床。”
说完踢踢踏踏的走了,留陈均平一个人在沙发上,过了一会儿探头回来看,果然,喝多了的人能指望他什么呢,他是绝对不会自己去洗澡的。
张晓波本来想把他扔在这里,自生自灭算了,可是北京天气冷,暖气后半夜就不行了,他这样醉酒躺在客厅一夜,是要生病的。
想了半天,张晓波认命的拖着陈均平去洗澡。
还得先帮他脱衣服。
香港仔,看起来白净瘦弱,肯定比不上他们北方爷们儿孔武有力。
可是脱了衣服就会发现,这人身上肌肉纵横,多少人流口水羡慕的好身材。
张晓波看了多少次也看不够那种,即使在陈均平神智不清的情况下,还是伸手戳了戳陈均平的人鱼线,嘴里啧啧两声。
陈均平迷迷糊糊的,对这个倒是敏感,一把抓住张晓波的手:“不、不行!”
张晓波听了,双眉一拧,盯着陈均平看,竟然不让他摸?喝醉了酒出了什么臭毛病!
直接把他丢浴室算了,可是陈均平下一句话又讲的张晓波眉开眼笑:“别人不能摸,晓波,会生气的。”
敢情这是以为还在外面呢。看在他这么乖的份上,炮儿爷纡尊降贵一回,伺候他洗洗得了。
人扒了干净,推在淋浴头下面,水一打开,那边燃气砰的一下点着,出来的水却是凉的,把陈均平浇了一个激灵,惊醒过来,睁开眼看到张晓波站在他跟前冲他笑。
陈均平叫了他一声:“晓波?”
张晓波点点头,跟陈均平说:“醒了?那自己洗吧。”
水温渐渐升高,雾气氤氲起来,张晓波转身要走,被陈均平拉住了:“我喝醉了,万一一会儿摔倒怎么办。”
张晓波觉得好笑,喝醉了还能想到这个啊,没等开口就被陈均平一把拉过来:“你陪我洗。”
张晓波穿着衣服被拉到淋浴底下,浇了满头满脸的水,气的骂出声来:“卧槽你干嘛呢!”
陈均平还是笑嘻嘻瞧着他,伸手去扒张晓波的衣服。
这人喝醉酒,胆子还变大了,要是搁在平常,他敢这样,炮儿爷一眼就给他瞪回去了。
不过陈均平摸透张晓波的心,他从来都是身体受用,嘴上却不承认。
就连这会儿都是推着陈均平,不让他的手犯上作乱,其实软绵绵的,全是欲拒还迎。
陈均平最会撩拨人了,就算张晓波没感觉,在他这么又摸又亲的攻势下,早就软了下来。
不知不觉就被扒光了衣服,张晓波的头发被水打湿,两个人站在淋浴底下,亲的难分难解。
他们也不是没有在浴室里做过,只不过张晓波不太喜欢,站着的时候他总是撑不住,没多久就气喘吁吁的,显得他很弱。
陈均平却格外喜欢浴室,从头到脚被浇了个透的张晓波会比平日里格外的诱惑。
就像现在,陈均平埋头在他的锁骨间啃咬,手放在张晓波略显扁平却十分白嫩的臀瓣上,又摸又揉,直把他作弄的呻吟不断,娇喘连连。
张晓波一点也不想在浴室里,于是推陈均平:“我们,我们去卧室。”
陈均平却不肯,嘴里嘟嘟囔囔的:“还没洗完呢,你帮我洗好不好?”
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上洗澡,张晓波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,陈均平看见,觉得好笑,捏捏他的脸颊:“那我帮你洗。”
他的手好像有魔力,真的帮张晓波洗澡,手指碰到哪里,哪里就一路带电一样的颤栗起来。
陈均平把张晓波撩拨的一秒也等不下去了,恨不得现在,马上,只想被陈均平狠狠的贯穿。
张晓波抓住陈均平的手,瞪着他:“好了好了,够了,我们回床上继续。”
陈均平嗤笑一声,亲了亲亲张晓波的耳垂:“好。”
然后抱着他回了卧室,把人扔到了床上。
刚刚在浴室都已经迫不及待了,被丢到床上的小炮儿闭着眼睛,等待陈均平欺身而上,两人大战三百回合。
万万没想到,陈均平却只是亲了亲张晓波的额头,跟他说了声晚安,就闭上眼睛睡了!睡了!闭上眼睛!睡了!
啥玩意儿!陈均平你有毛病是吗!
成,你不来上炮儿爷,就别怪炮儿爷无情来上你了!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41 )

© 专注霆峰的小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